找回密码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三卷 巴比伦倾倒(十六 ※ 我就尽快和小萱离婚)

早上八点多,我拨通季军的电话:“回公司转150万进我卡里,赶快!”

季军用哭丧的语调说:“要不你先回来吧?这样会输死人的,你不能那么急啊!”

“我宁可死在澳门也不能现在走!一定要把昨天输掉的赢回来!”我咬牙切齿地说。

季军无奈,他当然也想赢回来,于是他匆匆出门驱车前往公司。

这家足浴店很简陋,厕所也仅能容一个人转身,这种环境比较符合我这个该死的大输家身份。不过我的包里长期备着一袋牙刷牙膏,所以洗漱不是问题。

足浴店的厅也很小,勉强摆下六张可躺卧的单人沙发,有几个男男女女正在厅里睡觉,他们肯定也是输光了没钱去开房的赌鬼。我在金沙的账户里还有很多码粮,让赌厅的公关开房并不需要我支付现金,他们会直接从码粮中扣费。但我此时的心态就是乐意与这些落魄的赌鬼为伍,我心想被温水泡了这么久,从今日起我要学会逆境求生,这比我扇自己两耳光要奏效。

以前看过一部美国电影,一个贫民窟的新拳手向现任拳王发起挑战,挑战者天天在潮湿的地下室苦练击拳和俯卧撑,拳王则天天在镁光聚焦下签名作秀,摆出花拳绣腿合影。挑战赛的结果当然是拳王被击倒了。

手机显示一条银行的短信,季军转来的130万人民币到账了,他预留了一些作为公司的利息和开支。

我随即在当铺里兑换了150万港币,两公斤钞票装入袋中,让肩膀感受到了一点重量,就像给嗜睡的病人打了一支强心剂一样。我昨晚没有洗澡,身上兴许会发出臭味,不过我自己闻不到;我也没有刮脸换衣服,反正我现在也根本不在乎形象了。事实上,我真的已经是一个赌鬼。

在赌厅里吃过早餐,直播马上就要开始了,短信上只有两个观众:小萱、季军。

回忆到这一段让我很难受,虽然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酷地解剖过去,做一名看客,但真正看到这段沦丧的过去时又恨不得再一头往墙上撞。相信读者们看到了也同样会心里发恨,明明已经山穷水尽了,却不懂得去珍惜金钱,赌徒的心态真的是不可原谅。

因为那天下午,我又全部赢了回来。

虽然只睡了两小时,但我用消耗本元的办法让自己保持清醒,每隔一局就上洗手间洗脸,运动手脚舒展筋骨,并定时给他俩发短信,台面赢利一直在上涨。

小萱和季军在深圳转忧为喜,我在前方也士气大振,打到下午四点的时候,已经赢回了昨天输的130万!

“赶快去汇钱!”小萱和季军几乎同一时间发来一模一样的短信。

我兑换了现金,下楼去当铺汇钱,把第二轮的150万本钱打回了季军账户。

这时候现金账面是打平,但实际上还有十几万的码粮赢利。可是我不想走,因为耗费了两日,这点成绩让我很不甘心。

算算时间,离最后一班船还有四个小时,我决定赢多几十万再走。

我又忘记了照顾自己疲惫的身体,本元早已亏空了,清醒与崩溃之间仅仅隔着张一捅即破的白纸。

回到赌厅的前半小时仍是小有赢利,筹码增加了几万。

仅仅一局之后,我不敢再向他们直播了,因为我输了50万。

昨日输钱的过程再次被重演,我又像一个疯子一样拿着十万二十万的筹码四处找台投注,我想尽快连赢几口后去船上睡觉。

晚上八点之前,130万的本钱再次输完。

这下我彻底被敌人击溃,我的战斗力早已不复当年勇,此刻败倒如同烂泥。

我能读得懂这家赌厅账房小姐们和公关们的眼神,他们以前是尊敬,如今是鄙视。

我知道小萱接到这个电话会是什么滋味,家里有一个赌鬼,厚颜无耻地打电话告诉她:“输完了。”

小萱在家里想死。

季军躲在公司想死。

我想死,我害得最爱的老婆和最好的兄弟都陷入绝望,但我没有自杀的勇气,我连回深圳见他们的勇气都没有。

我坐在新港澳码头二楼的地板上,我以前出门总是衣冠楚楚,现在我根本不会考虑自己在公共场合的仪态。距离开船还有十五分钟,我手里抓着船票,但说服不了自己入闸,一进这个闸口我的债务就多了130万。

季军打了几个电话:“不管怎样,你先回来再说!”

小萱的语气很冷淡,她失望透顶,但我知道冰冷语气中包含多少焦急和爱意,我知道她会原谅我,我只是不能原谅自己。

开船前最后两分钟,我还是从地上爬起来冲入了海关的闸口。

其实这天是我赌博史上的一个分水岭,它标志着两件事情的发生:

一、家人开始被我拖下水;

二、底线再次击破,我成为一个无耻的赌徒。

那晚回到家后,小萱已经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,她很疲惫,听到我拉开日式的房间门后也一直没有转身。我躺下去从背后抱着她,她还是轻轻与我十指相扣,我很快就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晨,我开车送小萱去上班。

“你今天还要去澳门吗?”她问。

“要去,我准备上午就过去。”我愧疚地说。

“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怎么赌的?你以前还能用二十万赢回一百两百万,为什么现在一赌就输?次次都要输光了才回来?你知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害死很多人?”小萱生气地说。她语气激动,但她很无奈,她也指望我能从澳门赢回来。

我被她问得哑口无言,只能苦笑着说:“现在压力太大,我今天会尽量谨慎,赢几十万晚上赶回来。”

其实昨晚在回家的路上,我已经在酝酿一个歇斯底里的计划,但我不会告诉小萱。

这个计划的目的当然是想翻身,但它的风险极高,如果失败了,我就不单单是陷入身败名裂的困境,还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。

回到公司后,我首先进行计划的第一步。

我打电话通知一个专门办小额贷款的人上来公司。这人是一家叫欧之财小额贷款公司的业务员,但他同时还代理其它几家同类贷款公司的业务,就是说,他可以一次帮我办四家公司的贷款,但利息很高,每月等额本息还款2.5%,实际上复利计算达到4.5%以上。

这人上来后,他拿给我一套资料清单,承诺按我的条件,一周内可以下款100万以上。

在贷款申请表上签了名后,我把清单交给小武,让他上午整理出全套资料交给这人。部分银行流水清单需要打印,银行就在公司楼下,小武下去很快就办完了。

我让季军再重新把120万人民币划到我的卡上。

“能不能带少点过去?你现在输得太快了!”季军即将崩溃,语调和表情总是那么绝望,事实上,他已经崩溃了。

“本钱少没用!你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补资金进来。”

我已经不顾一切了。我决定瞒着小萱大量举债,而且这第二轮举债我不会考虑成本,包括资金成本和人情世故,只要短期内能借到更多的钱,我就有更大的翻身希望。

这是一条不归路,我不能确信自己能成功,但只要一出现失败的端倪,我就尽快和小萱离婚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