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全职玩家的心灵分享,一个纯技术新的交流的天地!

公海赌船线上娱乐

BET365

公海赌船线上娱乐

BET365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四卷 生命树(二十五 ※ 不行,输了)

仅仅只是两个小时,我又输回去了40万!我呆坐在老虎机区的凳子上,悔得肠子都青了,后脑勺的那根筋又开始抽搐,心脏跳动得隐隐 …

38 0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四卷 生命树(二十五 ※ 不行,输了)

38 0

仅仅只是两个小时,我又输回去了40万!我呆坐在老虎机区的凳子上,悔得肠子都青了,后脑勺的那根筋又开始抽搐,心脏跳动得隐隐作痛。

赌鬼真是这世上最愚蠢最低贱的种族,前天我还一再强调自己不能做欺骗小萱的事情,不可违背我发的血誓,但稍微赢回一点小甜头之后,我为什么又把这些戒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?

我在凳子上缩成一团,狠狠地抓扯着自己前额的头发,该死!你永远战胜不了赌场,因为你永远战胜不了人性的卑劣!

“先生,请问你系不系打机的?这里不能闲坐的,不好意思!”赢钱的时候赌场的美女公关会送房间给你,但输完后的赌鬼容易被人一眼看穿,此时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赌场管理人员走过来我身旁,他认为我是穷鬼想驱赶我走。赌场榨干了你的血肉后当然恨不得一脚把你踢出去。

我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千元港币,一边做状要把钱塞进老虎机里,一边恶着声音反过来吆喝他:“你去,帮我拿杯热柠茶过来!”

他故作文明的侮辱了我,我也反过来无礼地侮辱他,你来我往,这样世界就平衡了。他脸部肌肉微微扭动了一下,用半哑的声音颤抖着说:“OK,我叫人帮你拿过来。”看,他被我故意激怒后并不能顶嘴,他自己也被赌场的规矩侮辱,其实我们都在被自己侮辱。

我把钞票抽了回来。我并不想打老虎机,我的心很烦乱,很自卑,我起身走出了永利赌场,来到门口的海边。

这张石凳,正是那次小陈在雨中所坐的位置。那夜我在这里责骂小陈,那时的我虽然也输到心慌意乱,但始终还守卫着自己的理智,还一直相信人类尊严的价值。如今我自己已不知有多少次输光后独自来到这里呆坐。

现在,仅仅靠汇回去的40万,除了还一点临时额度外,什么计划都做不成,我给易军的承诺也要泡汤了。

赌徒的思考永远是有缺陷的。我忘记了三天前我还不敢幻想能赢40万,更谈不上靠赢回的钱面面俱到地应付多方债务压力。但现在,愿望刚刚破灭的我又只想着那最高峰的数字。

可怜的老婆,我又要打电话给她了。我必须再赢回那40万,这个数字才勉强能让我的公司恢复营业。

“老婆,信用卡还的怎么样了?”我语调故作轻松的试探。

“还清了我的民生、建行、你的广发、建行和中行,你的招行还了两万多进去,现在还剩1万多现金了。你那边怎么样?等下能不能再汇钱回来?”小萱刚刚减轻了压力,听得出心情很愉快。

“还不行,目前输三万,我下午再争取赢了汇过来。”我继续骗她。

“对了,我的民生卡我已经打电话销卡了,你回来的话也赶紧销掉几张信用卡。”小萱真的被信用卡账单给搞怕了。

挂上电话,我打开钱包取出几张信用卡,按小萱所说的刚还掉的数字,现在我的广发卡还可以刷出6万港币,建行可以刷出4万不到,中行则可以刷出12万港币。虽然这么做又是在伤害小萱,但我赢回后再悄悄从钱庄把卡数补回去,不就达到了暗渡陈仓的效果!

我急冲冲的来到刷卡的店面,简单讨价还价后,先把广发卡拿出来,要求刷6万港币。

戴眼镜的中年店主站在高高的柜台后面,用POS机刷卡,连接网络,过了几秒钟,机器“的“了一声,却并没有打印出纸张。

“唔得喔,老细!”他把终端机拿过来给我看,屏幕上面显示“被限制”。

“限制是什么意思?”我问他。

“唔知哦,可能银行不给你刷了。”他回答。

我马上按信用卡背后的海外热线给广发卡中心打了电话,接通人工服务后,我问:“请帮我查一下为什么我的信用卡不能消费了?”

客服小姐查询了一下,答复说:“先生,您这张卡功能已经被限制了,只能还,不能消费。”

我又问:“为什么?我现在可以马上申请重新开通吗?”

“可以申请,但重新开通需要通过部门审批,至少三个工作日后答复。”

那是不可能了,只要信用卡部调查我的人行征信后,了解我的负债情况就不会再给我开卡。

我把广发卡收好,拿出建行卡给店主,说:“这张刷三万八”。

店主又把POS机操作了一边,结果仍是消费失败,他面带讽刺的把终端机举起给我看,又是“被限制。”

这在我意料之中,因为建行早就发过短信通知我,但广发没有。

我把最后一张中行卡拿了出来,这样卡肯定可以消费成功,但其中有5万是让人头痛的临时额度。

“这张刷12万港币。”我说。

“老细,呢张得唔得的呀?”店主翻转着卡片表示怀疑。

“叫你刷你就刷吧!”我没好气的顶回他。

刷出了12万港币,比我原计划的22万要接近少了一半,但我顾不了那么多,收好现金后又急冲冲的来到了美高梅赌场。

现在,我得靠这12万再赢40万,然后就马上收手离开澳门。

但我的底气没有了。无论是21点还是加勒比,虽然套路是固定的,但没有寻找敌方弱点的眼光,没有击杀对手的勇气和信心,这手上的12万人马只是残兵败将。

我还能唤回阿修罗神的帮助吗?不能了,我已无颜再向他们祷告。

这12万筹码是慢慢消耗掉的。我在美高梅里不停地换台游动,不管是21点还是加勒比或百家乐,我从不敢下1万2万的反击注码,但即便是一千几千的下注也总是在输,运气和力量已被一只天空中伸下来的巨手抓走。

下午四点多,我输完了手头的筹码,钱包里还剩下两千港币,我再次呆坐在那张海边的石凳上。

虽然昨夜在房间里睡得很好,但我此刻的感觉异常疲惫,脖子几乎无力把脑袋支撑起来。我仰头迷迷糊糊的望着天空,背弃了妈妈、背弃了祖宗、背弃了佛祖、太上老君、连少年时代的碟仙也背弃了,现在,刚刚请到的救兵阿修罗族又被我得罪了。海洋,茫茫宇宙中,还有谁能帮你?没有了!

背叛了小萱,又背负了早上才给易军的承诺,他们刚刚点燃起的一点希望,又会被我打落至冰点谷底。

你真是个废物!贱人!我骂了自己一句,但连骂自己都软弱无力。从数字上来看这次并没有输钱,8万的本算起来赢了24万左右,但没有用,我彻底输了。

我输掉了全部的自信,输掉了承诺,我无法用赌把自己困在魔鬼牢中的灵魂解救出来。

我还是打电话告诉了小萱。

“连信用卡的钱也刷出来输掉了吗?”

“中行的十万输了。”

“海洋,你彻底没救了!唉…,你回来吧,不要呆在哪里。我好累,不想说话了。”

易军呢?他收到了我的短信,他在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