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全职玩家的心灵分享,一个纯技术新的交流的天地!

乐百家娱乐城
乐百家娱乐城
乐百家娱乐城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四卷 生命树(十九 ※ 歇斯底里的反击)

穿过横琴海关的通道,踏上珠海的土地,意味着我又回到了地球上,又得面对已经乱成一锅粥的现实生活。而且,每次从澳门出来,现实 …

206 0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四卷 生命树(十九 ※ 歇斯底里的反击)

206 0

穿过横琴海关的通道,踏上珠海的土地,意味着我又回到了地球上,又得面对已经乱成一锅粥的现实生活。而且,每次从澳门出来,现实又比过去更糟糕了一些。

车子就停在横琴口岸门口的停车场内,我脑袋重得像灌满了铅,木木地向我的车子走了过去,掏出车钥匙,按开了遥控锁。

我一拉车门,但车门仍锁着,没有打开。

我再次按了一下车钥匙上的遥控,听到了“突”的一声,这确定车门锁已经开了。

我又用力去拉车门,谁知车门还是没开,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,一下子把我从梦游状态惊醒了。

我定睛一看,原来我拉错了车门,这是辆银灰色的奔驰350,而我的君越在它的旁边。

你这个烂赌鬼,在月球上是任人屠宰的羔羊,回到地球上智商已经不如一头猪了!我心里惨惨地嘲笑了自己一声,转身打开车门,把行李包扔在后座上,钻进了驾驶座里。

进入自己的世界,获得了安全感,疲惫马上铺天盖地袭来。我暂时不想动,于是把座椅位置放平,躺下来先休息一下。

迷迷糊糊睡着了一会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把我吵醒,我一边拿起手机接听电话,一边用手指按着电动按钮把座椅调起来。

“喂?海先生,我是美高梅的公关小胡,今日我们酒店还有空余房间,请问您还需不需要续住呢?”原来是赌场公关又来送房间招揽赌客了。

我差点脱口回答他,输得准备去死了,你送个豪华套房给我有个屁用?但我眼睛透过车窗看到停在旁边的奔驰车,突然改变了主意,迅速回答他说:“要!你留一个最好的房间给我,我等下就过来!”

这辆奔驰,就是我去年意气风发时的盘中物,我曾幼稚又狂妄地想在赌桌上不费一文的把它赢回来,从此令我迈入了豪赌的不归之路。

可如今,我费尽心思弄来的八万块,飞赴江西冒着在荒山野岭被人绑架的危险弄来的八万块,又被澳门这张血盆大口舌头舔也没舔就像一粒虾米一样吞掉了,难道我又要懦弱无耻的回去向家里翘首以盼的小萱道歉?我又要一次一次去击穿她绝望的底线?

这台奔驰车勾起了我的所有新仇旧恨,一刹那间我就决定要杀回澳门!

我口袋里只剩下2700港币,我输掉的数字已经超过三千五百万,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返回去有什么用?但我的血液在体内突然流转得很快,这些血液有很多白细胞新造的生力军,让我的大脑和身体变得清醒,似乎一下子摆脱了长久以来的烂赌鬼状态。

我想起我在新世纪赌场两次的绝地反击:一次我用最后一千元两小时赢了十六万,一次是我和大鹏输得只剩下1700人民币,我剩700,他剩1000,在赌场门口排队等的士的时候,我一咬牙把他拉回了赌场,兑换了1900港币,两人用了一个通宵赢回了25万!

所以,我要揣着这最后的2700港币杀回澳门!

记着:你不是任人宰割的烂赌鬼,你是一个社会精英!你不是任人宰割的烂赌鬼,你是一个社会精英!排队过关的时候,我口里不停地念叨着这句给自己打气。

通过珠海关后,乘坐一辆大巴用两分钟来到了澳门的氹仔关,自助通道没有什么人,我一边把通行证放入扫描的闸口校验,一边从包里掏出我随身携带的折叠小刀和打火机。

出了澳门海关大厅,我一手拿着小刀,另一手点燃打火机在刀尖上烧烤,直到把刀尖烧成了微微的红色。

有什么用?你马上会知道。

我用刀尖轻轻地在左手手掌上一划,听到了“嗤”的一声,疼痛的感觉真好!血从手掌中留了出来,我把血甩在地上,让它渗入在澳门的尘土里。

不肖于天,不肖于祖宗的不肖之子海洋今日在澳门歃血为誓:如果我今夜死在澳门,我不会成为神,也不会成为鬼,我会成为传说中的阿修罗一族,拥有强悍法力,恩怨分明,睚眦必报!今日此城吸干了我的血液,若我有朝一日获得权柄,定将此城彻底毁灭!

血在手掌上干得很快,乘坐的士来到了美高梅,左手的伤口已经基本止血了,但我还是在对面的药店买了一块创可贴贴住。我有死的准备,但我的第一目的是赢。

房间虽然是公关送的,但登记入住要交1000元港币的押金,这意味着我的赌本又得减少1000元,不过没关系,我还是先开好了房间。我心里有了一切打算,我不是人,我是来复仇的阿修罗,再也不用人类的思维来思考问题。

我站在酒店前台处等了五分钟不到,果然,有一对东北口音的夫妻过来问房间,看起来他们三十岁不到。

“对不起,今天是周五,我们没有房间了。”前台小姐抱歉地对他们说。

等俩夫妻走出十米,我追上去对他们说:“我有一个房间,可以转让给你们。”

男的说:“你炒房的吧?价钱肯定很贵,我们要不起。”

我淡定的笑了笑:“价格1200港币,你看我像炒房的人吗?”

他俩脚步停了下来,狐疑地看着我,当然我的样子并不会像一个炒房的赌工,他们相信了。

“而且不用你们付押金,直接拿房卡就可以上去,我把开房单和房卡拿给他们看。

“嘻嘻,那我们是出门遇贵人了!可以多住几天吗?”女的见有这等便宜的事。马上眉开眼笑。

“可以,我们留个手机号。”我回答她。我心里想,如果明天我还活着的话。

收了他们1200港币,但付了的士费和充值了100元电话卡,我的赌本仍就是2700元港币。我还有1000元押金在酒店里,明天我仍可以再收他们1200房费,但前提是我今晚得在美高梅赌一会,否则会员卡里没有新的积分,公关明天未必肯继续送房。

但我不再跟随人类的逻辑,寄存好行李后,我转身走出美高梅,来到了隔壁的永利赌场。

2700港币!赌本太少,似乎只能找最小的电子台从一百两百投注慢慢打,要不就只能一把晒冷。错了!我并没有这么想。

我来到了永利大厅的加勒比海盗赌桌,现在,只有高倍赔率的游戏能打开局面,能看看阿修罗的族神们是否听到了我的歃血之誓。

我下了300元的投注,买了25元的彩池,我心里认定的好牌是一对8以上,如果这局没有好牌,低于对8的牌我就直接弃权,认输325元;如果有好牌,我就加注600,赢回900元,或者更多。

这张赌桌坐满了人,我在四号位。二十多岁的瘦高个男荷官派出了五张牌给我,我把牌握在手心慢慢看,第一张是梅花A,第二张是梅花Q,第三张是梅花6。

这手牌,最好的结果就是求到一对A,或者五张全梅花。

第四张是梅花9,机会来了!我慢慢地拉开最后一张牌的边边,现在,这张牌是什么数字已经不重要,只要它是梅花便可。

是张梅花2!我长吐了一口气,把牌合起盖在桌上,又把600元的加注压了上去。

“成局!”,荷官把庄家的牌打开的时候,我拍着桌子喊了一声。果然,庄家是一对6,这样我的加注才能获赔。

年轻的男荷官把我的牌在桌上展开,是5倍赔付的同花,同桌的其他人发出羡慕的啧啧声。这局我赢了首注300,加注赢了3000,外加1000元的彩池奖金,总共赢了4300。

这下,我的赌本有7000元了。

我有了充足的信心,今夜必胜,我知道众叛亲离后,我身后又获得新的支持了。看起来加勒比对我比较旺,似乎应当继续赌加勒比,又错了!我收起筹码站了起来,转身又走进了非吸烟区的大厅,这里有很多21点的赌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