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《赌城不是天堂》完整版——第三卷 巴比伦倾倒(二十 ※ 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横财命)

回到蛇口已经晚上八点,正是晚饭的时间,我们去蛇口码头的停车场取车。

坐上车,我摆出一副笑脸对小萱说:“老婆,去哪里吃一顿好的?”

“有什么好吃的!没心情,回家吃面吧!”小萱恼恨地说。

“这点回去要饿扁了。”我打趣说,想让她开心起来:“去吃川菜吧!保利城那家。”

我俩平时都很喜欢吃麻辣的川菜,小萱听到川菜也有了点兴趣,见我还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,她哭笑不得的说:“你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,啥也不怕!”

“哈哈!”我笑道:“用季军的话说,过一天算一天吧!”

其实,今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小萱讲,所以这餐饭一定要吃得开心,不能随意。

虽然地下车库可以免费停车,但我们还是把车子停在保利影院的路边一个宽敞的窝窝处。这里停车被开过好几次罚单,不知南山的交警同志们为什么这么死倔,因为这个位置不会影响任何交通。我不喜欢地下室污浊的空气,我和小萱喜欢在路边下车后漫步在优美干净的海岸城中心的感觉。

海岸城还是那么繁华,这个商业社区有厚重的休闲人文气息,人流多而不杂,比香港的铜锣湾要舒服多了。

走在街上,小萱拉着我的手,突然说:“老公,我觉得心里好虚,以前每次走在这里都觉得很开心,但现在这个世界好像都是别人的,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!”

夫妻间心有灵犀,我也有同样的感觉,但我是男人,不会把这些话道破。我安慰她说:“老婆,现在论负债我的情况还不如一个乞丐,但就算真变成一个乞丐了,迟早有一天我还是要把一切拿回来给你。”

也许能做到,也许做不到。但我想在这种情况下,不管一个男人是好是坏,必须对女人说出这些话。

走进那家川菜馆,我们点了平日最爱吃的几个菜。几张信用卡虽然都已经几乎刷爆了,但挤出几百元额度来吃饭还是没问题的。小萱先是闷闷不乐,不停地问我有什么办法,我总是答复她别担心先放开肚子吃饭,一会回家再说。见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她也半信半疑,逐渐开心起来。

饭后,我又拉小萱去家乐福超市做了一番大采购,日用品和水果肉类都买了平日三倍的量,两人各提着两大袋的东西气喘吁吁地拖到了商场门口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小萱做什么。除了没能力把钱从赌场赢回来,我什么都想为她做。

回到家里,冲完凉后,我坐在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,一边想着怎么向小萱开口。

小萱也洗完澡出来,她比我更心急,坐下来就问:“老公,说说,你还有什么好办法?”

我硬下心肠,只能对她说了。

“老婆,我们去办个离婚手续吧!”

“怎么又说这个?办离婚又有什么用?债务就没了吗?这就是你的办法?”她生气地说。

“我不想和你离婚,这辈子我都不想跟你分开。但现在我们连孩子都没有,你几个月前才刚刚引产,如果你再被这场风波卷进来,两个人都非得拖垮不可!我想让你暂时避开这个漩涡,等我这边情况缓和了,有转机了,我们再重新领一个结婚证,重新生孩子,这样不好吗?”

“如果缓和不了呢?没有转机呢?”她问。

“那我就一个人扛着,公司是个有限公司,债务本来就跟你无关,而且整个过程你也一直不知情,我不想让债主们牵扯到你这里。”我说。

“你别傻了,只要我们在一起,哪有不找上我的,始终要一起面对。”她说。

“生活可以一起面对,但至少法律上你是免责的。”我拉着小萱的手,说:“老婆,我已经够对不起你了,这次你要听我的。我想翻身,但至少要把你先放在安全的地方,这样我的心里才能安定些。”

听了这些话,她心里很焦躁,问:“你想怎么翻身,还是靠赌吗?再继续找亲戚朋友借一些钱,把公司业务做起来,你有没有考虑过?”

我沉默了一会。我想靠赌翻身,也想靠生意翻身,要看哪一个机会能更快的摆在我面前,我想的就是怎样尽快翻身,这是我的心里话。

“生意能赚钱的话我就不想依靠赌!但再找亲戚朋友借钱是很难了,借不到多少,而且马上就会面临一场债务风波,在这场风波发生前,我必须先把你保护好,不能让你被连带起诉。”我说。

“如果被起诉的话,我的工作也丢了,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。”想到会面临诉讼,她也忧心忡忡地说。

“看开点吧!老婆,结婚证不就是一张纸嘛,这头把它撕了,回头我们去拉斯维加斯旅游再重新领一个不也一样!”我跟她开玩笑说。

“还拉斯维加斯,你天天想的就是这些地方!”虽然忧虑中,但她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老婆,我一定会很快翻身的,只要你是安全的,我就有信心有胆量去做任何事情。”我说。

“我并不在乎你什么时候翻身,我只希望能渡过这场风波,两个人平平安安过日子就行了。我不希望你再去做冒险的事!”她说。

见她态度已经同意,我便说:“那明天早上我们就去办个离婚证吧!”

“这么快?我家里那边呢?总得要交代吧?”她担心说。

“明天办完了,晚上我去找你爸爸坦白,他会理解的。”我说。

这个晚上,想到明天要去办离婚,小萱始终在房子里坐立不安。她一会在厅里拖地,一会去厨房搞卫生,过了一会,她从厨房里找出一些香烛,说:“老公,我们下去给雨辰烧点香烛吧,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她!”

我们的生活,从雨辰的死,到背地里破产,到今日的离婚,是一级一级的台阶往下跳。而且还没有到底,后面还会引发连串的风波,应付不当的话,会堕入更深的深渊。

可是,极少赌徒能在这种环境下应付妥当,我知道的只有霍斌。明智干练的霍嫂维稳住了大局。

我们在一楼小区的偏僻角落里给雨辰做了一场小法事,烧了香烛和一些给她准备的衣物,小萱哭得很伤心,我也一直在流泪。除了悔恨没有照顾好女儿,更多的是为我们的现在和未来担忧,没想到雨辰一走,也带走了我们的一切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和小萱去南山民政局的婚姻登记处办离婚手续。

登记表格,拍照,签字,其实离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,比去银行开一张理财卡还要简单。何况我和小萱一直十指相扣,傻子也能看出来我们并不想离婚。

但是伸手从登记员手上接过离婚证的时候,小萱还是捂住了嘴,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。

这是一个幸福终结的标志。从今天起,我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了,一切的掩盖将会被逐步揭开,我得直接面对遍地的尖锐荆棘。

首先要面对的是小萱的父母。我和老丈人的关系一直闹得有点僵,为了避免让老人家一下子情绪过于激动,我们商量了一个中庸的办法,先让小萱和她二姐晓莹在电话里把事情交代一遍,再让晓莹午饭时先跟两老人略提一下,测试他们的反应。

午饭后,晓莹打电话来说:“他们都不太相信,我妈还笑着说,输三千万?海洋别拿我们开这么大的玩笑!”

我松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说,老丈人也在江湖上混过几十年,他知道平地不会起风波的道理,这个坏消息还有一个下午时间可以让他们分析消化,这给我晚上坦白要减轻不少压力。

果然,下午晓莹打来电话,说她爸爸要我们晚上过去吃饭。

饭桌上,老丈人的态度却特别和蔼,一个劲地邀我喝酒夹菜,也许他希望从我口中证实中午传来的只是一句玩笑话。

饭后,一老一中俩个男人在客厅里喝茶,我还是一五一十的把整个事情经过说了,包括上午的离婚手续。

小萱的爸爸是农民出生,也吃过很多苦,在深圳养大五六个子女并不容易。我在讲这段几千万资产挥霍的过程中,他瘦骨嶙峋的后背一直没有动,也没有转身,只是时不时从功夫茶具中添一杯茶过来。但他知道事情是真的了。

我讲毕。他换了一包茶叶,洗茶,冲泡,摆弄了两分钟,又用木钳夹了一杯新茶给我,才说:

“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横财命,不能去贪这些钱。”

“现在,家里能帮你们的都已经帮了,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了,海洋!”

这样答复已经让我松了一口气,我本意就并不是来乞援的。现在,少一些棍棒和责骂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赐,因为我本就一直处在一种张惶的状态当中,这时候尖锐的冲突往往会让我无法应付。

勉强混过了一关,和两老人简单扯了一下家常后,我对小萱使了个眼色,找机会逃离了老丈人家门。

接下来,我得面对我的家人。

相关推荐